什么也不会,偶尔写写画画。脱坑飞快。

百巡世界·下【Hector/Paris】

*有梗,不过多数都很生僻……

*帕里斯不论男女要偷人都只会偷地位高的。

*像电影一样无视了神祇,为了强行HE

    第五十一巡我是差你二十五岁的幼弟。我在十岁时被人当作要挟你的筹码,你立刻放弃了好几宗生意。我被绑匪中一个恋童癖害惨了,可直到两个月后你们才发现我有些不对劲。我从此对年长的男人避之不及,包括你。

    第五十二巡我是国家运动员,每次搭弓似乎都是受到某种仇恨的驱使,但这并不妨碍我拿到许多最高荣誉。但因为没有遇见你或者阿喀琉斯,所以我不知道这份恨意来自于何处。不知道你是否关注过我的赛事。

    第五十三巡你是我的律师,我差一点犯了重婚罪。

    第五十四巡你是一名优秀的警察,打爆了一辆恐怖分子用于逃逸的车前胎。但不幸的是我是那辆车上的人质。驾驶员没能稳住方向盘,车子失去控制跌下了桥。我因此永远失去了意识。

    第五十五巡你成为了我的导师。我们有过几次愉快的性体验,不过为了你的前途,我在校期间就和你分手了。

    第五十六巡我是个婚姻骗子,你逮捕了我。谢谢你带我走上正途。

    第五十七巡我是好莱坞影星,作为电影制作人的你试图在一场聚会上向我求爱,可当时我正在和一名女星接吻。你没有打断这场风花雪月,转身走开了。

    第五十八巡我是个活跃在各式各样交际场合的名媛。你邀请我参加你的酒会,碰杯时夸奖我尾指翘起来的角度比你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子都要迷人。可第二天我们就在昨夜才交合过的床上死去,你政敌派来的杀手要了我们两个的命。

    第五十九巡回到战争年代,我是个间谍,并且玩弄了你的感情,最终你不得不杀死我。

    第六十巡我是一名染了梅毒的法国妓女,靠着这个我害了好几个德国兵。不过谢天谢地,这一次我没遇见你。

    第六十一巡我是个士官,喜欢上了军人之家的美丽女孩,那段日子太美好了,我做了逃兵。做长官的你看着我溜走,没有阻止我。

    第六十二巡我又在巴黎遇见你,我问你是否需要性服务,你却不识相地询问我的名字。我微笑着回答你,“巴黎。(Paris)”你逃一样地走开了。

    第六十三巡我是随军牧师,你仍然是我的敌人。你那时已经死去,我却装作不知道一般为你做了祷告。

    第六十四巡我试图窃取国家财产,却被邻居告发。你呢?你是我的同伙,我们本打算逃到洛林的。

    第六十五巡我们终于回归了兄弟的身份,度过了短暂的平和生活之后又一起遭遇了战争。这一回因为芥子毒气我们死在了一起。

    第六十六巡我娶了海伦,但我比她死得早多了,所以我只是她婚姻的一部分。不过对于“我是最令她快乐的那一个”这一点,我略感得意。

    第六十七巡因脑部疾病我患了抑郁症,拿着你送给我的笛子跳海自杀了。

    第六十八巡我在十二岁时意外坠马,在你面前摔断了脖子。掉下去的一瞬间我哭喊着大叫你的名字,在我死后你为此精神恍惚了好一阵。

    第六十九巡我在一次王朝战争中死亡。前膛枪的操作方式比后膛枪更繁琐,而我正是死于这一点时间差。人类远程射击的历史总是在进步。

    第七十巡你死于家族纷争,我则从族谱中被除名。我埋葬了你,自此穷困潦倒,消磨了余生。

    第七十一巡非常难得,我在大学中与别人决斗,不慎被刺破了颈部动脉。

    第七十二巡恐怕是因为喝了太多酒,我在和其他贵族子弟一起鬼混的时候从楼上摔下去了。你派来的家仆就在我坠楼后一刻钟到来,看到那具鸡蛋饼一样的尸体,他只能又火急火燎地回去报告我的死讯。

    第七十三巡他来得早了点,我摔死在我们自家的马车顶上。

    第七十四巡还是一次又一次王朝战争,我们的选侯国作为战利品被分来分去。你为了政治劳累过度而死,我却无法给予你帮助。因为我什么都不会。

    第七十五巡我的精神状况从小就很脆弱。你尽力呵护着我的成长,我却因为某一夜恢复了这七十五巡所有的记忆,承受不住打击而死。

    第七十六巡我们需要重头开始,所以这一次我们从未见过面。

    第七十七巡我的商船被海盗劫持,身为海军准将的你救了我。然而海盗的子弹嵌进你的脊柱,你死了。

    第七十八巡我们安安稳稳地度过了一对普通兄弟的人生。

    第七十九巡你看见自己的弟弟居然荒唐到穿着女装参加帝国太子的订婚宴。虽然带着折扇遮住脸,不过在你面前,我的眼睛出卖了我。你火冒三丈,而我被罚禁足,直到被选定妻子。

    第八十巡我安安分分地参加了典礼,只是过后去到未来太子妃的寝宫里坐了坐。至于发生了什么,连最纯洁的侍女都心知肚明。你秘密带走因跳窗而摔断腿的我,并且问我热衷于偷情的原因。我一边哀叫着跟你撒娇,一边敷衍地回答那是由于采撷美丽是种快乐。

    第八十一巡我的丈夫无法忍受我热爱卖弄风情只独独对他冷淡,却始终捉不到妻子出轨的把柄。因为与我有着私密关系的是个女人,海伦才是我的情人。

    第八十二巡是个奢华与爱欲交织的时代,你从我的洛可可裙子底下搜出了一个正在戏玩我丝袜吊带的侯爵。你恨不得杀了他,可我挡在你们中间诺诺地向你认错。最后,还未到婚龄的我和他结为夫妻。从家族利益的角度出发,我们也不亏啦。

    第八十三巡我依然是俗丽凌乱的女子,这回你是我的未婚夫,却因我的浪荡拒绝了与我的婚约。然而当我的家族被控告叛国时,你又救了我。我被送到邻国,从此告别奢靡的贵族生活,平庸地活下去。

    第八十四巡我们在枪炮声中陷落。你死前和我说,我们受国王的恩惠,为国王而战,又有什么错呢?于是我在你面前折断了剑。

    第八十五巡我们又是兄弟。我带着其他姑娘跳伏尔塔,你却说我手臂无力。我佯装不服气,嬉笑着要求你和我一起跳。于是我跳女步,而你与我配合得极好——你一次次接住我,神态总是从容镇定,仿佛保护自己的弟弟是最你自然的天职。在最后一次跃起时你抱住我旋转,我情不自禁低头吻了你的头发。你察觉到我们之间些许微妙的情感,从此,我们再没有如此亲昵过。

    第八十六巡我终于逾越,可第二天早上你竟然向我道歉。我拼命解释是我想要这么做,你却沉默了。

    第八十七巡我是一名传教士,被异教徒吊死在乌普萨拉,却没有得到圣称。你猜这是为什么?

    第八十八巡我们向东进攻,沿路作战。你却在耶路撒冷被一个穆斯林杀死,我用十字弓了断了仇恨。

    第八十九巡我们和撒克逊人作战,死在边境的长城下。

    第九十巡我是个奴隶,被一个自由人折磨到奄奄一息。你付了赎金带我离开,我在你的注视下死了。

    第九十一巡那个人再次扬言要打碎我的颅骨,你则把我揽到身后。之后你在法庭上付了对方的家属六百阿司罚金,又收回三百。

    第九十二巡你难逃被流放的命运,英雄总是如此。

    第九十三巡你被卷入三十僭主的斗争里,谁在乎民主?

    第九十四巡我偷偷告诉你底比斯才是适合我呆的地方,你问我,和谁?我踮脚想要吻你的脸,最终却……吻了你的脖子。

    第九十五巡我们回到了起点。悲剧,第二次。

    第九十六巡我还是没能克制住对海伦的欲望,就像我说的,采撷美丽是一种快乐。

    第九十七巡我在城上搭着弓观看你和阿喀琉斯的决斗。我别无他法,只能射杀了阿喀琉斯——而你为我的行为所不齿。你没有死去,我们的城最终却还是陷落。

    第九十八巡我……姑且算是有所进步。杀死墨涅拉俄斯的是我自己,于是阿伽门农无视了约定打得越发起劲。

    第九十九巡还是重复的悲剧,但有一点不同。我对你诉说了爱语,那是区别于手足之情的爱。我甚至在死前看到了曙光。

    第一百巡。

    这是第一百巡吗?帕里斯似乎做了一个长久的梦,但却忘记了其中有什么内容。他从长兄的床上醒来,腿间不再黏腻,但模样比昨晚最后的时刻还要懒散,毫无战士的自尊。他睡眼惺忪,随意地用脚勾起一件撕烂了的希顿,把美丽的织物踢下床。

    他的哥哥已经穿戴好,却看见他如此可气却也诱人的模样。

    “难道你不想和我一起去斯巴达吗?父亲的姐妹等着我们去解救。”

    帕里斯抿了一口水,举举杯子,“为什么是水,而不是花朵的甘露?”

    赫克托沉下脸。

    “好吧,可是父亲的姐妹用不着我来解救,我的英雄。”帕里斯坐起身,露出一个讨好的表情,“单单你去也不会失了特洛伊的礼节,小儿子总是显得比较多余。”

    “你不能这么说——”

    “我怎么会有贬低我自己的意思!”帕里斯翻身下床,快活地勾住赫克托的脖子,“但我就是不想去,你怎么能强迫我凭空捏造一个理由?”

    “哪怕是为了我也不成?”

    “那倒值得商榷。”

—强行HE完毕—

╮(╯▽╰)╭欢迎吐槽……求你们给点粮食我吃……………

评论(11)
热度(29)

© Psyche_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