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也不会,偶尔写写画画。脱坑飞快。

【Annatar/Celebrimbor】白雪公主

*如题,童话。

*时间线混乱。

*完全恶搞,人物OOC,非常OOC,特别OOC,以欺负索伦为最高乐趣。

*梗来自我和亲爱的黎柯同学的讨论,么么哒。

    在寒冷的冬天里,费诺家族的宫殿外是一片无尽的白色。

    库路芬威王子美丽的妻子在窗前纺织,她为佛密诺斯这盛大的冬景所迷醉了,纺锤因此刺破她的手指,殷红落下去映衬着雪白的纱,王妃微笑着,许下自己的愿望:“我想有一个女儿,她的双唇红如鲜血,她的肌肤洁如白雪,她的发要像她的祖父一样漆黑,她将是最美丽的公主。”

    ……

    然后她生了个儿子。

    ……

    库路芬威王子给他的儿子取名为泰尔派林夸,希望他拥有一双灵巧的匠人之手,王妃发现在孕前得到的雪的暗示并没有什么卵用,实在有愧白雪公主的名号。但这位小王子在父母以及六个叔伯还有两个极喜欢的他祖父母的呵护下,还是健康地成长着。当他更大一点的时候,他成为了珠宝大厅的主人,后来又得到了伊瑞詹这城市,这时候更多的人们都称呼他的辛达林语名字,凯勒布理鹏。

    在凯勒布理鹏王子家的隔壁有一座巍峨的火山,火山上有一座宫殿,那里住着一位恐怖的魔君。他骄傲又自恋,贪婪又无耻,变脸换皮比脱裤子还快,卸妆之后能吓跪一屋子半兽人(当然这位魔君擅自将此解释为尊崇),所以,他很好奇,这世界上有没有谁会比他更美。

    他有一面神奇的魔镜,每次更换为索伦形象后都会问一问:“魔镜,魔镜,我问你,这世界上最美丽的人是谁。”

    “死了的是露西安,活着的是您。”

    “……”

    魔君被这个回答噎了一下,但还是按照剧本来了:“魔镜,魔镜,我问你,我心目中最美丽的人是谁?”

    “您这是什么意思啊,问您自己心目中最美的人是谁有什么卵用吗,评分标准不一样,根本没法比美。”

    “闭嘴,回答我的问题。”

    “哦,您想要谈恋爱是吧。如果戒指也算是人的话,您爱的是戒指。”

    “我说人——说老实话,我想砸了你。”

    “魔君息怒,”魔镜敷衍道,“那就制造戒指的人吧,伊瑞詹的凯勒布理鹏王子。”

    魔君陷入了沉思。

    这时候魔镜适时地播放起凯勒布理鹏写真集的幻灯片,并且以“一双迷人的眼睛”的歌曲小节为背景乐,对索伦进行狂轰滥炸式的洗脑……如果这面镜子不是当年米尔寇脑门上戴着精灵宝钻搔首弄姿的见证者,索伦早就把它锤成破烂了。

    魔君叹了口气道:“是在下输了,他的颧骨真的好可爱。”然后他召来猎人塔里昂,吩咐道:“去把伊瑞詹的领主给我带过来,如果带不过来,就把戒指带回来。”

    魔镜:“结果还是爱戒指嘛。”

    索伦头也不回地扔了块抹布过去。

    塔里昂:“哦。”

    哦你个头啊!索伦堪堪维持住威严的魔君形象,砰地一声关上大门。

    塔里昂对着门啐了一口,不情不愿地带着剑去寻找王子了。他骑着卡拉格兽慢悠悠地到达了凯勒布理鹏的住处,见到了这位英俊的诺多王子。

    “我有事找你,精灵。”

    “嘛事?”凯勒布理鹏用锤尖挠了挠胳臂,表示洗耳恭听。

    “那个骄傲又自恋,贪婪又无耻,变脸换皮比脱裤子还快,卸妆之后能吓跪一屋子半兽人的魔君索伦让我带你去见他。”

    “……我要是不去呢?”

    “那就不去。”

    “……我得去写封信,然后找我哥们纳维避避风头,祝你好运,塔里昂。”

    猎人接受他的祝福,又骑着卡拉格兽慢悠悠地晃了回去。此时魔君已等得十分心焦,一见到猎人回来就提着大锤子迎了上去:“他人呢!”

    “人不来。”

    “戒指呢!”

    塔里昂抬头瞥了他一眼,先翻腰兜,后掏上衣兜,再摸屁股兜,终于捞出来了……

    一枚易拉罐环。

     索伦:“哦。”

    塔里昂转身,大步流星地走了。

    而这时候的凯勒布理鹏王子已经去摩瑞亚做客了。此时摩瑞亚的主人并不在家,凯勒布理鹏沐浴过后,轻车熟路地让厨娘为他做了点吃的,躺在纳维的床上闷头就睡。

    唉,躲避索伦的日子,真不好过啊。凯勒布理鹏忧郁地想着,在纳维巨大而柔软的的床上翻了个身。

    在午夜时分,纳维终于回来了。他跳上床去踢了踢王子的屁股:“你怎么这么能吃—————————!!!!!”

    凯勒布理鹏差点被踢下床去,爬起来和纳维对着喊道:“你怎么不按剧本来!!”

    “你怎么不按剧本来?!”纳维悲愤得唾沫横飞,“你洗澡烧了多少水用了多少柴火你知道吗!!你吃饭花了多少食材浪费了厨娘多少心思你知道吗!!你,你怎么把我的床垫都翻出来了!!”

    凯勒布理鹏嘲道:“床太硬,我可是个真正的王子。”说完,王子从床垫下掏出了五颗他自己最为喜爱的宝石。

    ……

    纳维:“哦。”

    纳维收下宝石,顺手也收了这个暂住的大爷,末了补充道:“你要是让索伦找到这来,我就neng死你。”凯勒布理鹏自然满口答应。

    而魔君果然不甘心就拿个易拉罐环当做结局,他再度询问魔镜:“魔镜,魔镜,你知道凯勒布理鹏他在哪吗?”

    “他现在,在和另一个男人同居……”

    镜子高深莫测地顿了顿,随后被索伦手提战锤的姿态吓得立刻接了上句,“就在摩瑞亚,您可以乘坐地铁2号线转乘801路公交车,步行……”

    “闭嘴,你凭什么认为我非得用公共交通。”

    “私家车型里您的体型只能坐货车……”

    “闭嘴!”索伦把城市公交卡砸到了镜面上,然后趾高气扬地让部下开着限量版魔多战车出门了。

    很快,魔君到了摩瑞亚的门前。他虽然无法破开这座由光明之主和矮人王合作而成的大门,但他相信命运的安排——他的意思是终将与王子邂逅。索伦摇身一变,成为了貌美的金发男子。

    “卖东西咯,卖好东西咯——”索伦深切地感到这个摆摊的喊话好low,但他相信,不管黑猫白猫,能逮着老鼠就是好猫。不管黑话白话,能抢着公……王子就是好话。

    “卖什么?”凯勒布理鹏的声音从背后传过来,索伦,或者说安纳塔猝不及防,被吓得一个趔趄差点就扑街。

   凯勒布理鹏揽住了他:“请小心一点,您卖什么?”面对这双真诚的蓝色眼睛,安纳塔刹那间春心萌动了,他就要为这王子而沉醉。那对颧骨怎么看怎么可爱,天哪,他真想抱着凯勒布理鹏,在那锐利的棱角上狠狠咬几口。

    “卖锤♂……不是,我卖梳子。”

    凯勒布理鹏礼貌地表现出适量好奇,安纳塔立刻把准备好的毒梳子递了过去。

    王子看了三秒,将梳子又递了回去:“多精致的梳子啊,可有人比我更需要它,您知道钢铎的游侠吗?他们常常因为忙碌而无暇顾及个人卫生——比如那个塔里昂,头发油成一缕一缕的,简直拧拧就可以炸薯条了。”

   他长吁短叹了一阵,趁着魔君还在发呆,打开摩瑞亚的大门就钻了进去。

    安纳塔:“……”

    邪恶的魔君只好愤愤地带着梳子又回去了,他再次同魔镜抱怨道:“魔镜,魔镜,他不用我的梳子梳头!”

   “也许您可以试试丝带,精灵总是爱打扮的。”

    于是安纳塔又带着毒丝带过去了,命运果然配合地让他们再度邂逅。

    “……诶,丝带?丝带好low哦,你看我的额冠,是秘银的哦,要不我也送你一个。”

    “……”

    “话说回来,你怎么老是跟我推销东西啊,你是不是爱上我了?想和我套近乎?”

    “……”

    “你怎么不说话,被我揭穿所以很尴尬吗?无所谓啦男人之间还可以做朋友的。”

    “……”

    “……那,谈谈最近的潮流趋势吧,你推销的这个丝带就像我家隔壁那个黑暗魔君设计的,哎哟我的妈,一说那黑暗魔君我就觉着碜得慌,那个穿着打扮哟,什么鬼铠甲,简直毫无品味,要是我设计绝对不会是那个挫样……哎,安纳塔?你怎么哭了?!安纳塔!!别!!别走!!”

    魔君回到家,他问道:“魔镜,魔镜,我的铠甲到底哪里丑?”

   “哪都丑,我每次都是昧着良心在讨你欢心,你不知道吗。”

    魔君沉默着打碎了镜子,第二天带着一筐苹果去找王子了,那其中有一颗苹果制作得极其精妙,一半有毒,一半无毒。凯勒布理鹏很喜欢这筐苹果,他盘着腿坐在摩瑞亚大门前欢快地啃起来:“上次你怎么哭着就走了?我最近特别想你,你说你怎么也不打个招……”

    安纳塔忍无可忍地拿出那颗精妙的苹果,在无毒的那一半咬了一口,递给了凯勒布理鹏:“吃这个吧。”

    “你啃过的……”王子满脸嫌弃。

    “……这叫情人果,我想追求你,你明白吗?”

    “…………………明白。但,能,能不吃吗,壮士。”

    “不能。”

    安纳塔把苹果塞进凯勒布理鹏的嘴里,差点崩断王子的门牙。

    王子:“卧槽这苹果有毒!”

    然后安纳塔脱下裤子干了个爽。

    最后纳维还主持了他们的婚礼,趁火打劫到不少凯勒布理鹏的嫁妆。

    也就是说——魔君与王子终于过上了有时六次有时七次的幸福生活。

—end—

   

接下来的彩蛋(并不)

    吉尔加拉德刚刚赶过来就发现场景已经变成了婚礼。

    吉尔加拉德:“……”

    埃尔隆德不忍看老大这么个表情,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看开点。”

    “你说这算啥事啊,说好的我演另一个王子的呢。”吉尔加拉德抱着剧本,神情低落。埃尔隆德瘪了瘪嘴,考虑到他的心情还是没把那句话说出来。

    因为整个剧本里另一个王子就一句台词:“和我走吧,凯勒布理鹏,索伦绝不会再来骚扰你。”

    凯勒布理鹏:“我和纳维挖矿挺开心的,你走吧。”

    ……

—真的end—

我真的没有欺负星星!!

   

评论(12)
热度(94)
  1. 我的良心忽冷忽热Psyche_Chang 转载了此文字
    看安姐被虐我好开心啊→_→

© Psyche_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