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也不会,偶尔写写画画。脱坑飞快。

【荼丰】塞纳河畔诗千行·零

*所谓虱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反正我开坑了
*梗来自于和基友的讨论,lof艾特不了(。


    他在梦中的一片雾气里,静静盘腿坐着。
    他的梦大多非常枯燥,充斥着死物与腐烂的气息,没有什么值得记住的东西,但到底……他迷惑着,到底也不曾这样枯燥过。一片雾,一个人,没有敌我,不分左右,他认为自己是被困在这儿了,可却又无人来加害他,亦没有什么算计他的。他于是在梦里想着,既为梦,梦为何?行三十步许,走三十步许,而无所获,不可不谓之苦矣。
    然而无法,还得坐着。
    他感觉到周身无力,刚叹了半口气,紧接着,事情就有了转机。
    他听见水声。
    水声就像一道救世的磬音,叫他麻木的感官一个激灵之下变得聪敏起来。他阖上双目,细细听着,试图分辨吗水声来自于何处——他一开始只觉得很近,比贴在耳边还要近。又听了许久,他恍然。
     是脑子里的吧。
    他没有意识到,他的思考方式变得前所未有的粗暴,已然把逻辑碾碎了抛在一边,变得稚嫩而任性。他只知道,这水声嘹亮如此,在脑海中欢快地高歌着,根本不容他忽视。他重新闭上眼睛忍耐着,试图听出别的什么。
    渐渐的,水声中果然又夹杂了些别的东西。他感到太阳穴突突地乱跳着,但仍发现那是些异国的语言,拗口的舌音仿佛在他耳边轻轻刮擦着,像一个温和的挑逗,暧昧得过了头。它们就这样,不停地搔弄着他的耳朵,执着而绵延。他按捺住躁动,咬紧了牙细细听着——他发现那些声音变了。无数不同的话被一点点揉碎了,慢慢地汇作它们来时的奔流。
    它们众口一词:
    “ Viens ici!”
tbc

评论(2)
热度(14)

© Psyche_C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