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也不会,偶尔写写画画。脱坑飞快。

【荼丰】塞纳河畔诗千行·一


*在写最后一点的时候终于读了延禧堂诗钞,对丰绅殷德的认识有了很大改变,结果到了后来怎么改怎么都觉得不对劲……

    神荼拿着白笺,脸上瞧不出什么变化。
    案的那一边坐着的老头端着青茶,脸上只是笑,亦瞧不出旁的什么。
    只有女子立在香几的一侧,还在动着那三足香炉。玉手方添了炭墼,埋了细香灰,又覆上云母片。女子拈起香丸,将将投了进去,却见老爷看了过来,便也嫣然一笑,妍丽的小脸上一对儿狐狸招子,正裹着道不清的媚态。
    和珅失笑,知道这小妮子会错了意,却也不恼,只是...

【荼丰】塞纳河畔诗千行·零

*所谓虱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反正我开坑了
*梗来自于和基友的讨论,lof艾特不了(。


    他在梦中的一片雾气里,静静盘腿坐着。
    他的梦大多非常枯燥,充斥着死物与腐烂的气息,没有什么值得记住的东西,但到底……他迷惑着,到底也不曾这样枯燥过。一片雾,一个人,没有敌我,不分左右,他认为自己是被困在这儿了,可却又无人来加害他,亦没有什么算计他的。他于是在梦里想着,既为梦,梦为何?行三十步许,走三十步许,而无所获,不可不谓之苦矣。
    然而无法,还得坐着。
    他感...

© Psyche_Chang | Powered by LOFTER